中国股市十大“牛散”:最神秘的“牛散”
发布时间:2019-08-26 23:18        来源:澳门新濠天地

  连拉42个涨停被刘芳幸运“押中”,“史上最牛散户”的称号由此而来。但“刘芳”到底是何方神圣,众说纷纭。

  2007年,中国资本市场高歌猛进,一个接一个的财富神话不断上演。当年一季度,一个叫刘芳的股民买入*ST金泰312.24万股。当时*ST金泰股价仅3.5元左右,此后*ST金泰停牌。

  7月9日,黄光裕哥哥黄俊钦作为实际控制人的*ST金泰公布整体上市重大利好消息,股价连续涨停,加上停牌前的3个涨停,总共拉了42个涨停板,成为A股涨停王。当时股价最高涨到26.5元,一时之间,刘芳的纸上财富增值了6倍多,达到8274万元。刘芳也因此一战成名,“最牛散户”的称号不胫而走。

  如此暴涨,自然引来监管层的注意。2008年,黄光裕、黄俊钦都因内幕交易(操纵*ST金泰股价)被起诉,最终入狱,而另一个受益人刘芳也引起媒体广泛关注。有媒体猜测刘芳是黄氏兄弟控制的账户,不过在黄氏兄弟入狱后该账户仍长期活跃,所以这种猜测不太靠谱。

  在一段时间内,“寻找刘芳”成为财经媒体乐此不疲的事情。先是中央电视台发出报道,史上最牛散户“刘芳”是河南一个司机,而且是男的。不过很快就有媒体指出,央视闹了乌龙。

  此后,“刘芳”现身深圳。2008年6月,有网络媒体披露,最牛散户刘芳是居住在深圳福田区的一位女士。于是某证券报记者顺藤摸瓜,“历时数月调查”得出结论:深圳的一名自由投资者叫叶晶,他用自己名字和妻子刘芳的名字开了两个账户,爆炒*ST金泰用的

  2008年12月,《第一财经日报》再次拿起接力棒,挖出“最牛散户”刘芳丈夫叶晶是深圳天讯龙软件公司的创始人,其开户在深圳英大证券华侨城营业部,但是各方面都对此事三缄其口;而且诡异的是,最早曝光刘芳行踪的那个网站记者,不久就被英大证券招聘到总部上班。因为缺乏最直接的账户交易信息,该版本最终也无法给“刘芳”之谜定案。

  更为神奇的是,刘芳先后介入10多家具有重组、资产注入等炒作题材股票,押宝概率非常高,不得不令人叹服其神机妙算。最近几年的成功案例有:2013年三季度刘芳成为深天马A的第六大股东,持股219万股。刘芳介入后不久,该公司便筹划重大资产重组;2014年刘芳曾“押中”扭亏摘帽股春晖股份而大幅盈利;2014年刘芳还介入彩虹精化,成为第七大股东,当年年底该股资产重组,今年3月初复牌,股价大涨一倍有余。

  “内幕交易”一直是A股市场最为人诟病之处,对于市场流传了很多年的“刘芳”之谜,监管部门是完全有能力查个水落石出的。如果刘芳涉嫌内幕交易就要查处,如果刘芳确实是投资牛人,那就还她一个清白。

  对资本市场关注的热点问题、蹊跷事件,监管层如果一直默不作声,势必将动摇投资者对市场的信心,但愿以后中国股市少些“刘芳”这样的谜团。

  有人说中国股市是散户市场,“价值投资”理论行不通。不过,刘元生投资万科27年、创造482倍财富增长的故事告诉我们,在中国信奉价值投资理念依然大有作为。

  1988年12月末,万科股份制改组,并向社会发行股票,共发行2800万股,每股1元。当时,万科的净资产只有1324万元,是个小公司。为了推销股票,万科董事长王石亲自带队上街,在深圳的闹市区摆摊设点,吸引公众投资。刘元生是王石在70年代就结识的朋友,闻讯后,出于兄弟义气,慷慨解囊认购360万股。

  1991年万科A在深交所上市,股价很快涨到7、8元,后来涨到20多元,很多万科的早期投资者都卖掉了手中的股票。不过,通过IPO上市捞一把并不是刘元生的目的,出于对王石的信任,出于对中国房地产业的判断,他一直持有股票。

  此后,随着万科A送股、配股,加上刘元生通过二级市场增持的部分,他拥有的万科A逐年增加:1993年为504.39万股、1995年为767万股、2004年为3767.94万股、2006年为5844.63万股。如今,刘元生持有万科A约13379万股,持股量是万科员工持股会(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的约两倍,位居第六大流通股股东。

  不算历年的分红,仅以目前万科13元左右的股价计算,其持股市值高达17.39亿元。27年里,刘元生360万元的原始投资增长了482倍。

  当然,目前的市值并非历史最高。在2007年牛市顶峰时期,刘元生持有的万科股票市值一度超过24亿元。不过,那时候万科股价对应的市盈率在30倍左右,而目前万科A的动态市盈率在9.5倍,这意味着在新一轮牛市中,持股近30年的刘元生很有可能再度创造财富神话。

  谈论价值投资,首先要分清楚一点:价值投资可以长期持有,但长期持有绝不等于价值投资。价值投资的核心是在买入低估值、高成长性的股票,投资周期则随估值的变化而定。

  刘元生之所以持有万科股票27年,那是因为这些年万科一直在高速成长。2014年的数据是:万科实现销售金额2151.3亿元,同比增长25.9%,在全国商品房市场的占有率由2.09%提升至2.82%。当销售规模突破千亿元规模后仍能高速成长,而且估值很低,这就是刘元生坚持一股不卖的内在逻辑和理由。

  当然,无论万科还是刘元生,他们的成功与中国房地产过去10几年内高速发展的大背景直接相关。或者可以说,在10年前随便买入一只龙头地产公司的股票坚持到今天,收益都不会差,也都堪称价值投资。

  那么未来10年呢?A股市场依然会存在最具价值投资的公司,也许是来自互联网+,也许是环保、医疗、教育、养老。但可以肯定的是,背靠中国这个庞大的市场,这些行业内高速成长的企业,有一天一定会成为同行业内世界级的大公司。

  因此,我们不妨把眼光放远一点,沉下心来,挖掘那些具有成为世界级大企业基因的公司,也践行一把“价值投资”的理念。

  A股市场有许多被称为最牛散户的组合,冠以“某某系”。他们经常集中在某一时点大举建仓某只股票,待到高位时又集中撤退。这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牛散同盟”已经是中国股市一股重要的力量,“黄木顺系”即是其一。

  黄木顺的大名,在资本市场如雷贯耳,有“地产股巴菲特”之称。他曾经长线持有泛海建设(现更名为“泛海控股”).

  在房地产开发领域,泛海控股并不是一个知名度很高的公司,然而在A股的房地产板块中,“泛海”却大名鼎鼎,江湖名气远超万科。原因之一就是,泛海控股背后的大老板就是有着金融大鳄之称的卢志强。泛海控股是2006年涨幅最大的牛股,全年涨幅超过6倍,黄木顺一战成名,也因此他的一举一动被外界格外关注。

  事实上,黄木顺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与他共同进退的亲密战友包括黄木秀、黄俊虎、黄俊龙、朱群英、郭淑玲,楼雄壮、楼肖斌、史玉燕(疑为史玉柱的妹妹)等人。其中,朱群英与黄木顺共同创建了深圳市川业世纪投资公司;郭淑玲则是深圳川业世纪投资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黄木秀被媒体怀疑与黄木顺是兄弟关系,黄木秀与黄俊虎、黄俊龙则被证实是父子关系。

  在“黄木顺系”内,黄木顺无疑是总指挥,只要黄木顺吹集结号,就冲锋;黄木顺敲锣,则收兵。被“黄木顺系”围剿的股票有北方国际、新华光(光电股份)等,黄木顺的多名战友同时进入“前10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之中。上述账户还曾在*ST建材、航天动力等个股中共同进退。多数时候,黄木顺系都获利颇丰,少数时候也被套,但在不断的补仓中摊低成本,最终也能全身而退。

  值得玩味的是,近些年黄木秀、黄俊虎和黄俊龙父子3人有“自立门户”的迹象,他们的投资领域集中在有色金属板块。一个广受关注的案例是,黄氏父子曾在*ST关铝(现“五矿稀土”)2011年3月暂停上市前大举买入,当时两父子持有*ST关铝3200万股,后来*ST关铝被五矿稀土借壳,2013年复牌首日就让黄氏父子大赚数亿元。此后,北方稀土、锌业股份也有他们的身影出现。

  在一次接受媒体访问时,黄木顺强调他的“价值投资”理念:“我所购买股票的公司一般都是行业中的老大,买进并且长期持有。”一个依据是,他曾以2元多的价格同时买入万科A和万科B,看重的就是其“在商品住宅市场的老大地位”。买入泛海建设,按其解释,“也是其在商业地产中可能成为老大的预期”。

  不过,黄木顺是不是一个真正的“价值投资者”,业内一直有争议。有质疑者认为,他的行事方式更像“庄家”,认为“黄木顺系”与此前名噪一时的“德隆系”、“涌金系”并无区别。

  此外,他长期持有泛海控股无疑是成功的,但泛海控股并非传统价值投资者青睐的蓝筹类型,而是一个充分利用资本市场游戏规则、不断迎合资本市场口味的“另类公司”。房产好的时候把自己打扮成主流地产商;房地产式微了,摇身变成集证券、保险、信托于一身的金融投资公司;如果未来有一天泛海控股再次华丽转身为互联网企业,那也不会让人惊讶。

  对于普通的投资者,可以关注这个“牛散同盟”的动向,一旦有异动,不妨用少量资金搭个顺风车,验证一下“牛散”队长黄木顺的眼光。

  当年的“法人股大王”刘益谦为人所熟知的已然是其收藏家的身份,尤其是那只价值连城的鸡缸杯。在以往的熊市期间,刘以艺术品投资蜚声业界,而实际上,作为股票投资圈里嗅觉敏锐的大人物,刘益谦从2013年便已大举杀回A股。这些年里,定增成为其主战场。

  据不完全统计,2013年以来,刘益谦已经参与了30多次上市公司定增,累计耗资近80亿元,堪称名副其实“定增大王”。

  刘也曾对外解释称,现在与5年前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市场。对于2015年,没法预测指数,只能说,熊市过去了,市场趋势向好。

  刘益谦所参与的定增,如今已很少以个人名义,更多的则是以其持股的国华人寿为名。在最新披露的年报中,有两个股票的前十大股东中出现了刘益谦的身影,分别为国民技术(300077)、中材节能(603126),目前均在限售期内。

  不完全统计,2014年,刘益谦通过国华人寿约参与了17家上市公司的定增,总计耗资约40亿元。

  2009年股市下行开始,刘益谦承认当年参与的部分定增一度表现不佳。当时买了不少地产、金融,其中保利地产略亏,浦发银行有所斩获,总体收益相当普通。而时值2013年,刘益谦又开始杀回定增领域,但投资风格却发生较大变化。

  首先从行业来看,曾占其投资重点的银行、券商已不见踪影,转而投向市值较小的个股(比如国华人寿参与的50亿元左右市值的股票很多),且跨度从高新技术制造业和软件信息技术服务,到计算机电子设备制造,再到金属制品加工,均有所涉猎。

  其中,对于矿产的开发、加工及利用,可谓情有独钟。2013年以来,国华人寿参与了五矿稀土、赣锋锂业、包钢股份、天齐锂业、旗滨集团、太原刚玉等公司的定增。

  除此之外,软件信息服务和计算机、通信和电子设备制造业也比重较大。2013年至今,其总计参与了7家该领域上市公司的定增,而且这一趋势日趋明显。仅从2014年9月以来,国华人寿就参与了汇冠股份、信威集团、深天马A、佳都科技和盈方微的定增,总计涉及资金11亿元。

  另一个变化是高杠杆策略。据坊间传言,在2009年或更早期,刘益谦在获得公司股票后,往往会将处于限售期的股票质押给信托公司,而后将认购信托的资金重新投入新的定向增发之中。通过这一方式提高杠杆,使资金的使用效率提高两倍。但在入股国华人寿之后,刘转向保守,并在公开场合表示,资金均为保险公司自有资金,不存在任何结构化融资方式。因此在定增后,将会持有较长时间,不追求短期得失。

  当年法人股大王刘益谦的光辉事迹资深股民必定不陌生。靠着国债和认购证起家,接着在市场上大肆收购法人股,并在股权分置改革后获利颇丰。曾见过刘益谦几次,给人印象最深的是其对投资的悟性,虽然读书不多,但天生嗅觉敏锐,知道哪里是最佳赚钱途径。

  这两年市场逐渐转好,刘益谦首先在2013年市场转折之初大举杀入定增市场,便足见他对大趋势判断的独到之处。从投资标的看也能多少看出他的取向——更多地偏向了新兴领域,但也没有放弃传统行业的蓝筹股。归根结底,他对价格和股价上涨前景有自己的理解,投资无非还是要看性价比的。

  作为牛散的代表人物,赵建平虽然低调,却已经是很多股民研究的对象。就在去年,他频繁现身于创业板,引起颇多遐想。由于其选股精准,获利巨大,因而也被称为创业板大佬。

  近期有网友对其投资历程进行了细致研究和梳理,暂且引用下这位作者的研究。2003~2005年,赵建平以136万元资金出现在金岭矿业,通过投资金岭矿业,资金小幅增值;2004年末重仓现代制药,这期间现代制药股价涨了4倍以上。不过没有详细数据看到他的卖出时间。

  2006~2007年大牛市初期,真正让他发家的是贵研铂业,这是一只有色股,两年涨了近8倍。他在2006年第二季度进入,当时复权价在7元—10元;中间一路持有并加仓,在2007年第四季度他从十大流通股股东榜单上消失,当时的复权价在30元~40元,赵建平从此股中获利估计在3~7倍。在牛市中一路持有有色金属,并且在巅峰时期卖出,堪称经典。

  之后经历了几个牛熊回合,直到2013年,几乎是创业板最疯狂的一年(当然今年也很疯狂),也是赵建平丰收的一年。他在前两年熊市期间持有的股票,在2013年大放异彩,走出了波澜壮阔的牛市。其持有的中青宝、欧比特、中海达、迪安诊断和佛慈制药等涨幅惊人。

  也有一些新介入的股票,并且几乎在买入后,股票就出现了巨大的涨幅,其中以奋达科技为代表。他在2013年第三季度大量买入了奋达科技,其间奋达科技股价没多大变化,大致在20元附近。而到了第四季度,奋达科技一路飙升,最高到了75元,赵建平获利巨大。

  在他投资的企业里,医药生物和信息服务总体上占比最大,并且高估值几乎是常态,市盈率几乎没有低于50倍的。

  值得关注的是,从最近的数据看,至2014年年底,赵建平现身9家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其中有5家为创业板公司,还有3只来自中小板,投资者可以关注其中还没大涨的股票,或许还有机会。

  网上有帖子说跟踪赵建平的投资路线图曾大有斩获,倒也为散户提供了一个思路。赵建平精选个股、提前埋伏、长期持有的风格,的确比较容易跟踪。从其以往多年的投资踪迹看,第一,大趋势把握相当到位,大都是低位时大举买入,高位时离场。第二,长线持有,一般短则半年,长则几年。第三,精选个股相当精准,大多数个股在一段时间后有大幅上涨。在2012年熊市中,他所持有的若干股票仍逆势翻番,这也是为什么其持股市值从最初几百万元开始,实现涨幅百倍有余(根据公开数据的不完全统计).

  不过赵也有看错的股票,或者错误的交易。有些个股在抛出后迎来大涨,也有些在下跌后割肉出局。但总体上其资金管理的水平技高一筹,并且敢于对看准的个股重仓持有。

  曾经的A股牛散,如今在A股却没有进入“前十大股东”持股记录。是隐藏更深了,还是发现了更刺激的富矿?答案也许是后者。

  姚剑定这个名字出现在大众视野里只有若干次。此前在2012年12月31日至2013年12月31日的同济科技股东榜上,姚剑定持股数量基本保持在100万股至150万股之间。在此期间,同济科技的股价恰好从最低点3.46元/股启动,一路走高,至2013年7月间创下期内高点7.5元/股,区间均价为5.6元/股。一年时间内投资收益翻番。

  同济科技当时并不太引人注目。真正让坊间注意到此人,是因为最近的新三板热潮。同样是姚剑定这个名字,出现在一纸公告上。

  今年2月2日,新三板公司御食园发布《股票发行认购公告》,显示公司此次以每股4.6元发行的652.17万股,被一个名叫姚剑定的自然人投资者全额认购。算下来,姚剑定此番掏出的现金高达3000万元。

  但这也不是稀奇之处。让人意外的是,姚剑定独自揽下御食园3000万元定增的背后,还有一份对赌协议。对赌的目标是:御食园5年内上市。

  根据御食园的披露,交易双方在签订股权认购协议的同时,还签订了一个《补充协议》,其中,姚剑定作为甲方,御食园作为乙方,曹振兴(御食园董事长)和王大宝作为丙方。

  该“协议”包括“股票回购”条款,主要内容是:合同签署后5年内(2019年12月31日前)乙方未实现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甲方有权要求丙方在该等情况发生之日起90日内回购甲方因本次认购所持有的股份,但经过甲方同意予以延期的情况除外;在回购事项发生前,如甲方未出售过其所持乙方股份的,回购价格为本次认购资金总额和按本合同签署时人民银行公布的5年期存款基准利率(4.75%)计算的收益;回购事项发生前,如甲方已出售其所持本次认购的乙方股份的,丙方按甲方实际持有本次认购的剩余股份数回购,回购价格依然按5年期存款基准利率相应算法计算的收益。

  这个对赌在业界看来,算是个“保底数”。假设公司上市未能如期成功,姚剑定可以选择拿银行存款利息——这是最差选择。如果到时股价上涨,姚也可以选择在二级市场出售。而如果成功上市,潜在收益更是不必说。

  显然在新三板热潮之下,真正有望吃到大肉的还是那些直接参与者(基金投资者一般只有平均收益)。但从这个例子也能看出,新三板直接投资者还是需要胆识、资源和关系。类似姚剑定这样的例子,必然是和公司有着渊源,才得以获得独家投资机会。

  今年新三板面临巨大风口,定向增发、协议转让、转板等多样化的退出途径,使得新三板市场热闹非凡,但其中风险仍需关注。姚剑定这样的“牛散”,直接通过对赌协议锁定下方风险,堪称高招。

  在前些年A股熊市中,谌贺飞主要潜伏热点题材,如最早的西藏天路,又如2013年的中青宝等。2013年,中青宝年中最高涨幅超过700%,在2013年三季报时,谌贺飞成为新进第九大流通股股东,而在中青宝当年年报时,谌贺飞则迅速退出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但到了2014年,谌贺飞风格大变,开始搞起了蓝筹金融股。

  中国人寿披露的2014年半年度报告显示,其股东名单中,当年一季度已经上榜的“牛散”谌贺飞在二季度大举增持3011.54万股,截至6月底的持股数已经达到4830.45万股,成为中国人寿第三大股东,同时也是前十大股东榜中唯一的自然人股东。

  按中国人寿整个2014年二季度13.92元/股的均价计算,谌贺飞本轮增持耗资约4.2亿元;本轮牛市以来,中国人寿股价最高突破40元,谌贺飞个人持有的中国人寿账面市值最高时超过20亿元,堪称“超级牛散”。虽然谌贺飞在中国人寿的一季报中已经现身,成为市场公认的“超级潜伏者”,但其在二季度的大举增持显得更加“势大力沉”。而正是在去年的二季度后牛市启动,谌贺飞的增持堪称精准。

  到了去年下半年,谌贺飞又开始潜伏券商股。宏源证券的三季报显示,谌贺飞成为新进第三大流通股股东,持有2295.70万股,为宏源证券唯一的自然人股东。

  宏源证券自2013年10月31日起停牌重组,2014年7月28日才复牌,而复牌后连续3天一字涨停。而从打开一字涨停板的7月31日至9月30日,宏源证券股价基本维持横盘震荡,其间加权均价为12.02元/股。到了2014年12月初,宏远证券最高涨到了30元,随后宏源证券与申万证券宣布合并为“申万宏源”,谌贺飞换股后持股量大增,而合并上市的新股也受到市场追捧,此役收获颇丰。

  除了金融股,谌贺飞还曾现身多家上市公司十大股东名单,包括持有沙隆达A376.84万股,为第六大流通股股东;持有浪潮信息222.61万股,为第三大流通股股东;持有潜能恒信104.30万股,为第五大流通股股东。

  不过,到2014年四季度他已经退出沙隆达、浪潮信息的十大股东名单。潜能恒信尚未公布最近的股东数据,谌贺飞是否仍潜伏其中不得而知。

  相关资料显示,遂宁市恒盛典当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也叫谌贺飞,谌贺飞是罕见姓名,同名可能微乎其微,所以这位牛散极有可能就是这位典当行的老总。公开资料显示,遂宁市恒盛典当有限公司主要经营质押贷款、典当业务等,于1996年7月26日在遂宁工商局登记注册,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由此可见,谌贺飞之所以能成为牛散,和它背后靠着融资起家的典当行不无关系。长期在典当行的工作练就了他独特的投资眼力,也使他得以娴熟地玩起金融游戏。

  事实上,谌贺飞的投资范围非常广,往往会追随市场热点落子,当金融股成为热点时,他便跻身中国人寿、宏源证券的大股东行列;当TMT概念股走强时,谌贺飞又出现在中青宝与北纬通信这两只大牛股的前十大股东中。除此之外,节能环保、军工、稀缺资源等板块概念中,也常常能见到谌贺飞的身影。

  能抓住一只“十倍股”,当是投资者人生最大的幸运了。“牛散”周军就擒获了2014年最牛的牛股“兰石重装”。

  3月17日,众人期待的去年最牛新股兰石重装的2014年年报终于面世。兰石重装以净利增长7.77倍的业绩傲视去年上市的新股。

  自去年10月9日上市以来,兰石重装股价已有11倍涨幅。兰石重装2014年年度分配预案为每10股送6股并派现1.5元,业绩靓丽,股价腾飞,然而机构投资者却鲜有买入。

  兰石重装年报显示,十大流通股股东悉数为自然人,其第二大流通股股东为周军,系知名“牛散”,其名字去年还出现在泰达股份、汇金股份、康跃科技和浙江东日的十大股东之列。

  年报显示,兰石重装去年实现营业收入14.47亿元,同比增长10.91%;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33亿元,同比增776.59%,基本每股收益0.84元。

  值得注意的是,兰石重装业绩大增并非来自主营收入。兰石重装在年报中称,2014年12月,公司与兰州兰石集团有限公司签订出城入园搬迁补偿协议,公司所获得的补偿资金专项用于向兰石集团支付其出城入园产业升级项目建设及相关费用。2014年度确认的搬迁补偿收入4.93亿元,同时结转搬迁支出1亿元,报告期内营业外收支净额增加3.92亿元。该营业外收支具有特殊性,属于非经常性损益。

  此前,兰石重装也在业绩预告中提示了上述事项。不过,这不影响散户做多最牛新股的热情。截至去年12月底,公司十大流通股股东悉数为自然人股东。其中,靳东彪持有67.0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0.11%;周军持有45.76万股,占总股本的0.08%。除周军外,其他9名自然人股东暂未显示持有其他上市公司股份。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兰石重装上市公告中,中签的机构投资者悉数“出逃”,不再出现在公司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

  此外,泰达股份去年四季报显示,周军为该公司第二大股东,持有2266.1万股,占该公司总股本的1.5%,其中四季度周军在该股上加仓了近500万股。浙江东日最新公告的年报中,周军位列第六大股东,持有77.52万股。而去年三季度末,周军还持有汇金股份和康跃科技各95.98万股和49.12万股,这两家公司均为去年新近上市的企业。

  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在康跃科技去年四季报中,同时出现在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的还有南京“香水大王”周信钢,他是流通股第一大股东,周晨是第二大股东,“牛散”周军为第四大股东,而第八大股东也姓周。“周家班”集中露面该股,是否为关联账户,目前还无法判断。

  在过去几年中,他先后成为罗牛山、西藏发展、广州国光、成霖股份、正邦科技、斯米克、三川股份、香雪制药、雷曼光电、上海电力、中船股份等众多不同行业股票的大股东,可见想要追随周军的脚步潜伏进大牛股,对普通散户来说并非易事。

  兰石重装是去年上市新股,周军因此成名,但其持股量却不大,很可能是中新股而得。兰石重装连续涨停、股价飙升10倍,很多中签者都“出逃”了,而周军不为所动,的确有股牛脾气。事实上,兰石重装近期再创新高,证明周军是对的。

  作为资本市场上成名甚早的“牛散”之一,吴鸣霄涉及过的领域很多,比如他炒过原始股,也操作过权证,而在2009年之前的大牛市中,他成了ST板块最为成功的猎手。时至今日,在退市浪潮袭来之后,吴鸣霄又转变了其投资思路,转攻创业板。

  提起吴鸣霄,最让人津津乐道的还是其投资ST股的经历。因为他在ST板块中成功投资多个重组题材,这让他的资金规模迅速增加,成为最为知名的ST“牛散”,因此博得“ST大王”名号。

  据了解,在最多的时候,吴鸣霄一度同时持有过7只ST个股,包括ST中房、*ST筑信、ST昌鱼、ST厦华、ST东海A、*ST北生以及*ST夏新等,在2009年其市值最高时超过4亿元。

  吴鸣霄最为著名的战绩,当属押中最牛重组股北生药业。2008年3月17日,吴鸣霄通过司法拍卖,以7400万元买下1400万股*ST北生股份,每股相当于5.28元。暂停上市前,*ST北生股价跌至4.09元。在之后的6年间,北生药业重组过6次,但都失败了。

  2014年,北生药业第七次重组转型介入智慧城市业务,终于成功甩掉了*ST的帽子,复牌后快速走高。如按照4月3日19.44元收盘价计算,其持有的股份折算成现金高达2.72亿元,投资回报高达3.68倍。这让坚持持股多年的吴鸣霄大赚特赚。

  “超级牛散”只是吴鸣霄的一个身份,而他另一个身份是上海国鸣投资管理公司的有限合伙人。这家公司投资领域甚广,包括期货基金、PE基金、VC基金、文化基金等,并设立了公益创投项目。

  博取ST股重组,虽然能够获得巨额回报,但由于退市潮的出现,已让吴鸣霄看到了其中巨大风险,于是他改变了投资思路,开始投资创业板。

  至2014年年末,重仓持有的4只股票乐视网、慧球科技、上海科技、四川长虹均非ST股。其中,投资来自创业板的乐视网,让吴鸣霄获得了巨额收益。根据乐视网财报资料显示,吴鸣霄从2014年初就持有611.3万股,即使按照当时36元左右的成本来估算,目前该股票价位在88元左右,吴鸣霄浮盈高达3.18亿元。

  此外, 吴鸣霄持有的上海科技、四川长虹等股票,价格也都已经远离其成本区,同样为他带来了巨额收益。

  吴鸣霄的“大手笔”让人印象深刻,统计数据显示,上述4只股票截至今年一季度的账面总市值已经超过12.3亿元。

  其一是擅于捕捉机会,其投资的ST类股票,均属于重组预期明确,而且重组大股东势力雄厚,这样能把风险降到最低并提高收益。

  第二是跟随市场的变化,及时调整策略、把握热点。在ST股受到退市影响之后,豪赌ST股重组已经不再是一条康庄大道,于是他开始转向创业板。而事实也证明,创业板是近两三年来持续火热的板块。

  此外,还有一点值得投资者学习的是耐心。这位因青睐低价、重组股而闻名于股市的“超级牛散”,并不热衷于短线操作,更青睐长线埋伏。据不完全统计,他手中持有的个股均持有近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2014年,郑素贞接连甩出大手笔而引起资本市场关注,不管她是不是私募大佬徐翔的马甲,但其投资理念还是值得投资者研究和学习,比如集中投资有把握的股票,从而获得丰厚的回报。

  现年63岁的郑素贞,可以称得上是资本市场上最有名的老太,已经是多家上市公司大股东。目前她持股市值超过75亿元,所以称之为A股“最牛老太”一点也不为过。

  发生在郑素贞身上最广为人知的事件,是她任性一把买下大恒科技。继去年11月豪掷12亿元入主大恒科技后,郑素贞在今年年初计划再掏30亿元现金认购大恒科技3亿股定增股份,持股比例大幅上升至58.72%,实现绝对控股。

  郑素贞定增大恒科技的成本价约9.6元每股,对比目前25.5元(截至4月7日)的股价,仅定增部分带来的浮盈便高达50亿元。

  在2014年,郑素贞的名字还多次出现在A股市场。去年3月份,南洋科技计划以现金和发行股份相结合的方式,购买相关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而公司9月份披露的定增项目实施情况报告书显示,此次募集配套融资总额为1.3亿元,发行对象最终确定为1名自然人投资者郑素贞。目前她持有的南洋科技股票市值已高达2.6亿元,收益翻倍。另外,郑素贞还与徐翔一起,出现在已退市的*ST长油的前十大股东名单中。

  如果对郑素贞的身世稍作了解,便会对她在资本市场兴风作浪一点也不会感到奇怪。

  外界猜测,郑素贞实际上就是“私募一哥”徐翔的母亲。徐翔此前是资本市场赫赫有名的涨停板敢死队“总舵主”,目前是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泽熙投资”)的掌舵人。

  虽然郑素贞自己以及徐翔并未在公开场合上承认母子关系,但从公开资料上,还是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有媒体披露,郑素贞登记的住所在浙江宁波市江东区贺丞路,而徐翔的身份证登记地址也在宁波市江东区贺丞路。另外,根据上海市工商局资料,郑素贞曾经是泽熙投资最早的法定代表人,而泽熙投资目前的法定代表人是徐翔。此外,郑素贞还担任过泽熙投资的执行董事,而且一直是泽熙投资的合伙人。还有,郑素贞出生于1952年,而徐翔出生于1977年,两人相差25岁。

  此外,郑素贞的丈夫是徐柏良,这也是一位“牛散”。在2007年、2008年均上榜“百强散户榜”,并多次出现在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名单中,如2007年的新大洲A、澳洋科技等。而让他一战成名的是2008年参与了青岛双星定向增发,出资1.43亿元认购青岛双星2500万股, 以持股4.76%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分析郑素贞目前投资的股票不难发现,其主要关注新兴行业和热门概念股。而纵观股市长久以来的发展历史,不管是机构还是个人投资者,对于新兴行业和热门概念的关注,一直是长盛不衰的主题。

  当然,郑素贞还有一个值得学习的地方,即集中投资的做法。从理论上来说,分散投资有助于降低风险,但集中投资有机会获得更高的收益。尤其是对于资金有限的散户来说,分散投资还不如在事先做好风险控制的前提下,把有限的资金集中投入到少数有成长潜力的股票上,获得的收益反而更加理想。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都在等A股开盘!8月美股暴跌15万亿 全球上演猜心游戏 看A股五大优势

  华为出手第三代半导体材料!“得碳化硅者得天下”,碳化硅实现量产后将打破国外垄断,推动5G芯片技术的提升



相关阅读:澳门新濠天地